谷歌承认特意让人们搜不到某些媒体

各大社交平台对特朗普的“联合压制”之举,引发了人们对“科技公司操控言论自由”的担忧。

事实上,除了删文封号之举,科技公司还有直接让某些内容无法出现在人们面前的能力。

近日,谷歌公司明确承认,在澳大利亚用户搜索时屏蔽了一些新闻媒体,这也是他们的一项实验计划。

而在这段期间里,澳大利亚政府正在与谷歌进行一场让“在谷歌上显示澳媒”的费用更加公允的谈判。

谷歌承认在澳大利亚“做实验”:特意让人们搜不到某些媒体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当地时间1月13日消息,谷歌公司调整了其在澳大利亚地区的搜索与新闻的算法,为一些用户屏蔽了部分澳大利亚商业媒体的链接,包括《卫报》澳大利亚版、《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和美国新闻集团旗下的一些媒体。

据报道,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证实,谷歌公司“正在进行一些实验,每个实验将覆盖澳大利亚地区1%的谷歌用户”,以衡量谷歌新闻业务与谷歌搜索业务之间的影响力。

这位发言人接受《卫报》采访时称,这些实验将于今年2月初完成。

虽然这种“实验”有限制言论自由之嫌,但谷歌方试图淡化这一举动的重要性,表示公司每年都会进行“数万次谷歌搜索实验”。

这位发言人表示,在2018年,谷歌仅在为媒体出版商们“推流”的业务中就获得了约2.18亿美元收入。

“我们(谷歌)仍然致力于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算法代码,并期待着与参议院委员会、政策制定者以及媒体出版商合作,以实现一个对所有人都公平的结果,从而符合所有澳大利亚人的利益。”

谷歌承认在澳大利亚“做实验”:特意让人们搜不到某些媒体
  据英国《卫报》当地时间1月13日消息,该报澳大利亚读者表示,在自己登录谷歌账户后,搜索“卫报”并不会弹出《卫报》澳大利亚版网站,而是显示《卫报》的Twitter、Facebook和维基百科页面。

《悉尼先驱晨报》、《时代报》和《亚洲新闻报》的出版商Nine娱乐公司(Nine Entertainment Co.)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谷歌实际上是一个垄断机构。”

“通过拒绝用户获取这些及时、准确和重要的信息,他们(谷歌)非常清楚的表明了他们是如何影响澳大利亚人获得这些信息的渠道的。”

“与此同时,谷歌正在证明,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让澳大利亚新闻提供商从互联网上消失——这是它们非凡的市场力量的一个令人心寒的例证。”

谷歌承认在澳大利亚“做实验”:特意让人们搜不到某些媒体
  Nine娱乐公司宣传图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也对谷歌“定向限流”的做法表示反对,称谷歌不应阻止澳大利亚人访问当地新闻。

“数字巨头应该专注于为原创内容付费,而不是阻止它的出现。”

据统计,澳大利亚媒体每100美元的在线广告支出中,谷歌将获得53美元,Facebook将获得28美元,其他所有市场主体只能获得19美元。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谷歌在澳大利亚的广告收入为43亿美元,Facebook则为7亿美元。

谷歌承认在澳大利亚“做实验”:特意让人们搜不到某些媒体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2020年12月,澳大利亚政府向议会提交了一份管控媒体的法案,试图使谷歌和Facebook在推送新闻和在搜索引擎中使用新闻内容的方面,与新闻媒体协商出一个更为公允的价格。

在这份法案中,新闻媒体可以就谷歌或Facebook使用其内容时进行充分议价,而当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时,可以通过仲裁的方式敲定最终的定价。

而且,如果谷歌和Facebook试图修改的算法会影响新闻媒体的业务时,需要提前14天告知媒体情况。

同时,为了让小公司的议价成本保持在较低水平,谷歌和Facebook可以提供标准报价,媒体公司也可以进行集体议价。

当地时间1月12日,谷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业务副总裁梅尔•席尔瓦(Mel Silva)表示,虽然愿意接受“价格仲裁”的约束,但这种法案形成的模式存在“缺陷”,因为它只考虑新闻媒体的成本,而不考虑谷歌的成本。

谷歌承认在澳大利亚“做实验”:特意让人们搜不到某些媒体
  谷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业务副总裁梅尔•席尔瓦